嗶嗶啵章魚🐙

對於我團有糖、有肉請大大餵食我w
CP無雷但沒有主CP,文類吃的滿開的。
對於斗真也是滿滿的愛(*´∀`)

【相二】選擇●放手

這篇我已經不知道我在寫甚麼了
可能到暑假前都不會更文了吧?
除非有甚麼好點子~
灰灰~

------------------------分隔線-----------------------

昏暗的房間透出淡淡的橘色暖光,二宮和也坐在書桌前提起鋼筆將最後想說的、該說的全部寫在信紙,一筆一劃都是刻苦銘心的言詞,直到劃下最後一個句點內心的掙扎從未退去,但是一切還是該放下,將寫好的信檢查了一遍摺好放入信封,小心翼翼地放置抽屜底層,關上桌上檯燈的開關回到床上想著如果到時候真的遇到了相葉雅紀該如何面對他。

「忙完了?」

「嗯。」

「睡吧?」

「嗯。」

一雙纖細的手抱住二宮的腰,然而二宮沒有回應她的環抱,父母親安排與她同居的第一天實在是無法接受要與相葉雅紀分開的事實,還要跟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倫理又如何,同性又如何,他只想跟自己喜歡的人一起過生活而已,雖然相親對象是個好女孩,二宮和也捨不得傷害這無辜的女子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而相葉雅紀…?

清晨天色因為氣候的關係顯得灰暗,二宮和也趁女孩還沒清醒,獨自起床換上簡潔的白色T袖、藍色的牛仔褲跟灰色的連帽外套,從抽屜底層拿出昨晚寫好的信準備去相葉雅紀在東京所居住的住處。

打開大門二宮和也抬頭看向天空,灰濛濛天跟他現在的心完全相對應,外頭還飄著小雨,隨手從傘架拿了把透明傘,現在腦海中全是相葉雅紀,好不容易交往五年因為不想讓家人知道自己喜歡的是男生,不過他沒想到母親會請徵信社打聽自己的下落跟生活狀態,好巧不巧紀念五週年那天兩人晚上歡愛的過程全被徵信社拍了下來,隔天早上就接到母親大人的來電。

「Kazu,我跟你爸晚點會到你家。」

「嗯?」睡夢中還沒清醒的二宮和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昨晚的疲憊讓他完全沒想到自己從沒跟家人說過自己住處的地址。

「昨晚做的事情希望你可以跟我還有你爸說明清楚。」

這時,二宮才回神過來,看著身邊還熟睡的相葉雅紀該不知道如何是好,混亂的思緒讓他覺得很頭疼,然而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過去了,兩人換好衣服等待著父母親的審問,相葉雅紀緊握著二宮的手讓他放鬆心情,面對父母親時依然無法壓制長輩所散發出的氣場,二宮和也的母親第一句話就問…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5年。」相葉雅紀搶在二宮和也開口前說了出來

「為什麼偏偏看上我兒子?」

「因為我喜歡他的全部,打電動的他,彈吉他的他,還有因為搶過他的漢堡排而生氣的他,雖然我沒有二宮那麼有才能但是我知道我是真心愛著他。」

相葉雅紀的眼神裡帶著溺愛,他捨不得離開二宮和也,然而二宮的母親還是沒讓她們倆再一起。

「孩子,你父母知道你喜歡男生嗎?如果你爸媽知道一定會很難過的吧?我勸你跟我兒子分開吧?」

「媽,我只想跟相葉在一起。」二宮和也的眼中泛著淚光。

「Kazu!我在跟他說話你閉嘴。」

「我父母不知道,但我相信他們會支持我。」相葉雅紀接著說話。

「你們倆知不知道羞恥!?堂堂兩個男人交往成何體統?」

父親對著二宮和也和相葉雅紀大吼,在尷尬的氣氛中,二宮和也的淚水從眼角緩緩流出,他覺得委屈而不滿,為何因為性別而無法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原本同居的生活讓相葉雅紀回到當初居住地方,而二宮和也萬萬沒想到父母親很快地安排了相親對象,之後兩人就沒有繼續聯絡,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的動態消息也沒有透過網路聊天或是問候,反而是用動態寫下自己對對方思念的心情。

/////

「nino桑,今天可以麻煩你送我去工作的地方嗎?」

「喔,好。」

「謝謝。」

小奈露出好看的笑容,但二宮和也一點都沒有心動,對著不喜歡的人二宮和也只會用一般人的感情面對。

在沒有見面的狀況下,二宮和也開始習慣接小奈上下班的日子,然而自己在回去的路途上總是會經過相葉雅紀的住處,經過那裡思念著無法在一起的戀人,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能不能好好照顧自己,還有沒有像以前一樣開心的大笑。

於是決定寫封信給他,也是面對自己與未來的生活。

/////

手中拿著信還有前陣子幫他買的藥跟口罩站在他家門前,春天一直都是相葉雅紀最難過的季節,然以前時常笑他總是打噴嚏但現在卻很擔心他的身體狀況,將物品一同放入信箱帶著思念默默地離開相葉的住所,而相葉雅紀站在窗戶旁默默地看著二宮離去的身影,他很想衝下去抱住二宮,但他沒有想過二宮的父母已經幫二宮和也找了相親對象,直到看了那封信他才默默明白。

「To相葉雅紀:
如果哪天你在街上發現我身邊多了一位女孩,請不要驚訝也不要回頭更不要喚我的名字,那時候我們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了,在一般人眼中違背道德倫理和性別的狀況下,我不得不聽從父母的話,當然我的父母的思想也比較傳統,讓我跟一個女孩相親,必須愛著一個我所不愛的人,為了傳宗接代我放棄選擇愛你的權力,相信你的心情跟我一樣,我也很抱歉無法遵守當時的約定,也希望你能夠過得比我幸福。」

相葉雅紀面無表情的看著信裡的內容,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的他看完信的瞬間變得黯淡,手裡握著二宮給他的藥,不知道為何臉頰覺得濕濕的,他笑了,他無奈的笑了,注定還是無法在一起吧…

隨著雨越下越大,二宮和也卻把傘收了起來,在無人的街道被大雨洗禮,雨滴拍打在他的臉上,是雨滴?還是淚水?早已分不清楚,不知道在外頭淋雨淋了多久,回到家才發現自己全身以淋濕,腳踩在木質地板上出現了因淋雨殘留的水印,現在的他一點都不快樂。

/////

手機的鬧鐘響起,螢幕顯示著接小奈下班,二宮和也躺在沙發上身上的衣服還是濕的而外頭的雨終於停止,他只換了件乾衣服昏昏沉沉的出門了。

天色昏暗,路燈點亮了起來,下班的人潮與二宮行進的方向呈現對比,而他在半路上打了好幾個噴嚏,看來是早上淋雨所引起的,此時下班的相葉雅紀正好也是走那條路,但二宮和也小小的身影被人群包圍也讓相葉雅紀無法清楚看清,直到過馬路時…

「先生!你沒事吧?」

突然有人開始求救,周圍的人有些慢慢散開、有些人好奇的圍在倒在地上的人身邊,相葉雅紀看到情況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他樂於幫助人的心讓他向前查看,沒想到暈倒在路上的卻是他所愛的人,剛好下班的小奈在店門口等待著二宮和也,看到紅綠燈處的景象有些擔心但又不敢去看發生什麼狀況。

「Kazu!」

那一聲迴盪在二宮耳邊之後的事情就不曉得了,等到他醒來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他看著牆上時鐘已經到了凌晨一點,相葉雅紀趴在床沿休息,二宮和也已經很久沒有那麼近的看著他了,一手劃過他的瀏海,總覺得當時在一起的感覺沒有變調過,相葉雅紀感受到動靜也醒了過來。

「嗯…kazu,現在有沒有不舒服?」

二宮和也勉強露出微笑搖搖頭。

「你平安無事就好了。」

相葉雅紀抱住二宮和也,好久好久沒有緊抱著他了。

「我想回家了。」二宮和也隨口說

「可是…你才剛醒…等早上再回去吧?」

二宮和也眼神流露失落的神情。

「我現在有需要照顧的人…我不回去不行…」

因為這句話讓相葉雅紀氣憤了起來。

「你照顧她誰照顧你阿!自己都暈倒在半路要是沒有人幫你怎麼辦!你給我好好待著早上才能回家!」

二宮被相葉雅紀嚇得不敢說話,默默的躲進棉被裡面。

「相葉…這次可能是我最後一次聽你的話了,對不起。」

氣氛瞬間凝結,兩人默默不語,看來是時候放手了。

「既然都到這種地步了,我們也無法回到以前了吧?」

「嗯。」

「那…我只能把你交給她了,但是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否則我是不會放過她的。」

二宮依然躲在被子裡但感覺到被抱著的感覺,相葉悄悄地拉開被子撥開二宮的瀏海在他額頭上印上一吻。

「這,也是最後一次。」

在醫院的夜裡,兩人最後一次相處,回到現實二宮依然陪伴著那個女孩,相葉雅紀繼續努力在自己的工作上。

/////

某天,同樣的那條路上,二宮和也正要接小奈回家,相葉雅紀結束工作,兩人擦肩而過就跟信上寫的一樣沒有回頭,但相葉雅紀走到了天橋上還是看了一眼二宮,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有沒有變瘦、有沒有過的幸福?直到看到他的笑顏才放心的離開。

小奈牽著二宮的手,然而相葉離去的身影二宮看得很清楚,心裡默默想著…「期許未來的你也能過得幸福。」

评论
热度(11)
  1. 文青到了極致嗶嗶啵章魚🐙 转载了此文字

© 嗶嗶啵章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