嗶嗶啵章魚🐙

對於我團有糖、有肉請大大餵食我w
CP無雷但沒有主CP,文類吃的滿開的。
對於斗真也是滿滿的愛(*´∀`)

【山組/翔智】崇拜or喜歡,還是陷阱?

*剛好過了一個禮拜我又回來了ˊˇˋ

 說好的山組但好像也沒帶甜(?)

 這篇有肉,等我燉好在放上來(要稍等一下囉!)

 畢竟剛結束作業檢查的準備,我也不確定這篇能不能滿足各位。

 如果要甜甜我在肉後面再加吧!fufufu~~

 還有可以多跟我聊聊拉~我不會吃人XDDD

------------------------我是分隔線---------------------

陽光普照的一天,大野智帶著畫板和用具開著車到了一座名為櫻氏的花園,聽說那裡還有一棟水晶教堂,但目前還不是花朵綻放完全的時期所以主人一直不讓大野智進入花園,他在大門外虎視眈眈的看著那片花海,等了許久主人再次走向大門,體諒大野智從那麼遠的地方過來還是勉強讓他進去寫生。


「真的很謝謝您!」大野智鞠躬跟主人道謝,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一個人晃晃悠悠的進入花園,裡面佔地廣大的花海需要好幾百人照顧,旁邊還有幾間溫室,而離花海最遠有一間別墅,就是櫻氏家族所住的地方,現在這個時候櫻氏少爺應該在家,才華洋溢的他一直是大野智所崇拜的對象,但已經到了他們家的地盤還是不要顯現自己太高調,畢竟能進來這裡已經是很幸運得了。


櫻井翔,櫻氏的長孫,天生才華洋溢,生活除了上課與溫習作業外就是到父親的花園幫忙,他不像其他少爺一樣整天就是跟朋友出去或是花天酒地之類的,他有很多朋友但他更喜歡跟家族聘請的花農們一起研究新品種或是在那間教堂練琴,那天他看父親臉色凝重走進溫室,原因是今天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堅持要到花園來作畫,聽父親這麼說他好奇地從溫室往外頭一看,一個男生在花海的走道上正架著畫板準備著用具,他覺得很有趣,緩和父親的情緒後獨自離開了溫室。


大野智帶著愉快的心情深呼吸靜靜地聞著那片花海的清香,微風吹拂,花海隨著風擺動,大野智彷彿融入其中,站在大樹旁的櫻井翔看著他和花海融合的景象真是一幅美麗的風景,看了看手錶差不多到練琴的時間,回到工作室換了件乾淨的衣服往水晶教堂走去,不時還偷看一下大野智繪畫時認真的神情。


「先生,這個請您試吃。」


有位花農穿著工作服突然出現在大野智身邊,托了一盤用花製成的餅乾跟一壺花查給他品嚐,而櫻井翔進入教堂的方向剛好被花農的身影擋住因此大野智沒辦法親眼看到他所崇拜的人。


「這是少爺請您的,在這麼大太陽的地方畫畫辛苦了。」


「不辛苦 ,因為我喜歡繪畫。」


花農與大野智寒暄幾句,但因為時間關係花農維護花園的工作又要開始了。


「不好意思我還有工作要忙,那這些餅乾還有花茶請慢慢品嚐。」


說完,花農匆匆的離開,大野智放下了畫筆細細品嚐著花茶跟餅乾,餅乾外表酥脆一口咬下裡面散發著薰衣草花香,碎屑殘留在大野智的嘴角,花茶則是用菊花跟蜂蜜所泡成,香甜清新很適合這種天氣喝,正當他享受著小點時,水晶教堂傳出優美的鋼琴聲,大野智頓時放下餅乾再次拿起畫筆伴隨著櫻井翔伴奏的樂曲一筆一劃的將眼前的畫面畫在畫布上。


過了幾個小時,大野智當畫下最後一筆時鋼琴聲也同時停下。


「好累....」大野智將畫筆放入水桶,花茶隨著放置時間長已經變涼。


櫻井翔坐在鋼琴前伸伸懶腰,將擺放在鋼琴上的手錶戴回手上,重新開啟教堂的大門,撲鼻的花香讓他再次有精神,大野智看向站在教堂門口的他,最崇拜最想瞭解的人。


而大野智在整片花園當中非常顯眼,櫻井翔的視線不注意也不行,櫻井翔笑了笑往他的方向走去,驚見櫻井翔往自己的方向走來,大野智才回神趕緊收拾身邊的用具。


「原來是你讓我爸今天的氣色很差,不過他看到這幅畫應該會很開心。」站在大野智身後看著他畫的幅畫。


「還...還好啦...今天突然拜訪真不好意思...」


大野智緊張的抓著畫筆,一心很想認識櫻井翔。


「那…那個…我可以跟你做朋友嗎?」


櫻井翔伸出手回應著大野智的問題。


「你好,我叫櫻井翔,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我叫大野智,我…我其實崇拜你很久了!」


不知道這是正常的對話還是告白,大野智顯得緊張,但櫻井翔的嘴角掛著一絲弧線卻又保持冷靜看著低頭有些臉紅的大野智。


「既然你都遠赴而來了,要不要我帶你參觀一下我們家的花園?」


「啊…?可…可以嗎?」


大野智抬頭看著擋住太陽的櫻井翔背後彷彿散發著光芒,露出好看的笑容,加上低沉的聲線在他耳邊迴盪著,現在到底是崇拜他還是喜歡他都傻傻分不清了。


大野智繪畫的物品還放置在花園中,櫻井翔拿出無線電要花農將物品先收在某處,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屬於他跟大野智的。


「你很緊張嗎?」櫻井翔看著正玩著手的大野智


「有…有點,因為…你。」


「哈哈哈哈,智君是害羞吧?難道你喜歡我?」


「我沒有…我…我是崇拜你…不是喜歡」


大野智有些激動,他堅持著自己崇拜的心,但真的是得如此嗎?


櫻井翔趁大野智不注意低頭吻住他的唇,一手扶住他的後腦勺,身邊圍繞著花,每一次呼吸都聞得到花朵的芬芳,像是催化劑一樣,沒有過久的親吻但分開後大野智卻反應不過來。


「這…我…翔君…」


「我帶你去參觀溫室吧?」


大野智還沒反應過來就再度被櫻井翔牽著走,從陽光的花園被帶到深處神秘的地方,這些溫室不像外面的溫室一樣,裡面一樣有許多栽培中的花朵,但造型奇形怪狀,不過以大野智的角度這些花朵雖然長的怪但是他們很美。


「這些花好美。」


「可是他們沒有你美。」


「嗯?」


回頭看向櫻井翔才發現他一步步靠近自己,大野智有些害怕的退步,但已經沒了退路只能靠在支撐溫室的鐵架上一手抵住櫻井翔…


「翔君…」


「不要拒絕我,否則你走不出這座花園」


「那我要怎麼做…」


「安靜的跟著我就對了。」


現在面對的櫻井翔跟自己所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但他又為何這樣的對待自己,難道這些都是他佈設好的陷阱?


评论(20)
热度(47)

© 嗶嗶啵章魚🐙 | Powered by LOFTER